现在是:
 
职工之家 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院务公开 > 职工之家

病理医生的那些事

发布时间:2017-07-06来源:江西省儿童医院-院务公开

作为一名病理医生,我曾很害怕跟患者交流,我怕看到他们充满期待的眼神熄灭了意志。随着工作时间的增长,我发现,病理人的语言可以是世界上最让人伤心的,也可以是世界上最美的。我希望得到大家的理解与认可。

几个月前,一个活碰乱跳的7岁小男孩,因腹股沟包块来到我院就诊,外科医生先建议做细针穿刺检查。在触摸孩子的包块时,我心里咯噔了一下,包块较大,质地还偏硬,活动度欠佳,不会是恶性肿瘤吧?刘子豪(化名)看见穿刺针,面漏晦涩,看的出来,他有点紧张。我的同事徐医生看到后,莞尔笑道:子豪,你头上有两个漩涡噢,很少见的。子豪咧嘴嘿嘿一笑,这一瞬间,我迅速进行着细针穿刺,还没等孩子和家长缓过神来,穿刺已经完成。恩,中国好队友。

病理报告一般两小时内发出,在这两小时内,我要在显微镜下仔细观察着每一个细胞,寻找着一丝丝诊断线索。“不好,细胞大小较一致,不像正常淋巴细胞,考虑小圆细胞肿瘤”,我一般看片一边自言自语。赶紧拿给全科医生进行读片,最后大家一致认为是小圆细胞恶性肿瘤,建议做手术进行明确诊断(在此科普一下,如果是炎性病变,只需要抗炎治疗,如果是肿瘤性病变,就要手术切除包块进行病理活检,最终才能明确肿瘤的类型)。

三天后的下午4点钟左右,刘子豪的冰冻标本送到了病理科,随着送标本阿姨的一声“冰冻”,病理科从技术员、主治医生到主任医师都即刻紧张起来了,因为我们要在30分钟内完成切片和诊断。技术员小樊迅速进行制片,主治医生吴医生在仔细观察着组织标本的特征,在主任医生看过切片后,同意主治医生的诊断结果:考虑小圆细胞肿瘤,具体分类待石蜡(科普小知识:术中冰冻的诊断结果决定手术方式)。

当天的5点半左右,刘子豪的手术切除大标本送到了病理科,我将标本切开充分固定,等待第二天下午(因为是肿瘤大标本,固定时间比小标本长)将其切成一块块大小为2cm×1.5cm×0.3cm的肉片放入包埋盒进行组织脱水。

在刘子豪术后第三天的早晨7点半左右,静悄悄的十一楼西北面病理科的门已经打开了,钟老师几十年如一日准点开始一天的工作:组织包埋。整个上午,是技术员小曾最忙碌的时间,组织包埋完之后,每个蜡块进过粗修、细修、切片、捞片、烤片、脱蜡、染色、封片等十几道工序环环相扣,近中午时分,终于将一盘盘的合格切片交给病理医师。

吃过中饭休息片刻,病理医生就开始为那一盘盘切片做一个诊断。在看到刘子豪的切片时,我的心里突然很难过,恶性肿瘤无疑,考虑横纹肌肉瘤,在循证医学和精准治疗的时代,我们建议做免疫组化进行明确诊断。

在病理报告还没有打印出来时,焦急的父母就跑到病理科来问结果。当病理科杨主任说是恶性肿瘤时,他们对我们的病理诊断表示强烈的不信,不信这恶性肿瘤会长在她宝宝身上,她认为我们的诊断是错误的。我孩子这么小,怎么会长恶性肿瘤?不知道听过多少这类话,我很少生气,因为我知道,这话后面是对孩子深沉的爱。

其实,当我们将患儿诊断为“恶性肿瘤”时,也希望自己错了,但职业责任又时刻警示我们不能犯错,病理诊断是“金标准”,是何等的重要。常常可以看到病理科杨主任在仔细复诊病理切片,在给病人介绍肿瘤的性质和治疗原则,直到病人家属接受诊断,积极面对疾病恶魔。

当然,我也不总是给病人诊断为“恶性”。不久前,有一个外地来会诊的病人,因诊断左上臂“恶性肿瘤”,在面临截肢和化疗前,他们来到我们医院,要求病理会诊。这个病人初看形态上具细胞生长密集,增值指数很高的恶性特征,但仔细寻找,并没有恶性肿瘤的其他特征,经过一番的讨论分析,当我们说是良性病变,不需要化疗、截肢时,患儿家长顿时感觉这是世上最美的语言,那种喜极而泣的泪水,也让我们感到自豪,感到责任重大。病理诊断常常是差之毫厘,谬以千里,我们每天的工作看似轻松,却是如临深渊,如履薄冰,为了一张报告反复推敲、为了一个诊断不断查阅资料,为的是给病人一份准确的诊断、给临床医生提供精准治疗的依据。

经过几代人的努力,江西省儿童医院病理科的建设已经初具规模,他们承担了全院各个专业的病理诊断工作和全省儿科病理会诊工作,开展了从细胞病理、组织病理到分子病理全方位的病理诊断;开展了肾活检、肌肉活检、细针穿刺、粗针穿刺等多项穿刺标本的病理诊断。承担了国家自然科学基金、省自然科学基金、省科技厅及省卫生厅科研课题数十项;在儿童先天性巨结肠、儿童淋巴瘤等的诊断和科研工作处于全国领先水平,并获江西省科技进步奖三等奖;三项科研成果达国内领先水平。

病理科:黄慧

(编辑:admin)
上一篇:无 下一篇:坚守,只为那一份承诺
返回顶部

咨询服务电话(TEL)  8:00~18:00

0791- 86802382
0791- 86804127

国家临床试验机构|江西省细菌耐药监控平台|江西省医院感染监控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