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是:
 

党群建设

职工园地 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党群建设 > 职工园地

你好,邓小一

发布时间:2021-03-30来源:本站原创

我好像看见邓小一了.....”我对药房的同事说到。

“在哪里?”同事们很诧异地问我。

是的,“在哪里?”我自己也开始恍惚了,想想,那个人只是长得有点像邓小一而已。而我知道,我们是永远见不到邓小一的。

邓小一只是曾在我们医院工作过的一名小保安,二十岁出头。这个年纪在整体年龄都稍微偏大的保安队伍中算是比较显眼的。邓小一个子不高,身材偏胖,看起来有点稚嫩,爱好手机游戏,是个典型的宅男,除了上班,他一般哪也不去。

保安这份工作并不直属于我们医院,是由一家外聘的保安公司管理的,所以严格来说,邓小一还不能算是我们医院的人。但是邓小一确实干一行爱一行,绝对算得上一名合格的医院保安。

邓小一负责的区域,主要是在新门诊三楼。这里有十来个门诊诊室以及西药房、中药房。我与邓小一的交集,是从一次换零钱开始的。

“能不能帮忙换点钱?”这是有一次邓小一在中药房窗口问我的。中药房隔壁有个友宝自助机,可以买水、买饮料。邓小一的微信一直没有绑定银行卡,也不愿天天带着硬币来买水,于是每过一段时间就十元、二十元的用现金来兑换我们的微信红包。于是便逐渐熟络起来。

夏天时,内分泌科就诊的门诊量极大,最高时单日就诊量就超过一千人次,这其中就有很多要取中药的患者。有时中药煎药不赢,或者抓草药忙不清扯时,中药房门口就要排起长队。这个时间段,邓小一就在窗口维持秩序。队伍特别长时,家长们比较焦急,难免排队有点混乱。邓小一就想了个办法,用大厅的铁椅子摆出一条排队通道来,并且站在一旁维持秩序。足足等一个多小时这波人群取完药散去之后,邓小一这才进来中药房里面喝一口他放在这的从自助机买来的运动饮料。看到我们还在忙,邓小一还会来帮我们搬货、运货、准备要包装用的袋子。

“邓小一,你来我这帮一下忙,被你领导知道了会怎么办?”我问到。

“不要紧吧,我只是抽空来喝一下水.....”邓小一似乎有点没底气地回应道。确实,中药房排队情况减少,取药、发药都比较有序,就极少产生问题,他的任务就轻松不少,领导也不去过多追问。

邓小一有时也会向我们说点他的生活。某次周杰伦来南昌开演唱会,他被保安公司调到体育馆做安保了;他打的游戏升到什么级别了,组队去打什么比赛……

“邓小一,你哪里人啊?”我问到。

“就南昌的本地啊。”邓小一过了几秒才回答。

这倒不是因为他要思考什么,而是因为他的右耳听力较弱,几乎接近失聪,所以一般要对着他的左耳说话才听得比较清楚,右边的话总要慢半拍。

据他自己说,小时候在向塘那边的铁轨边上长大,长期要听到火车经过铁轨的声音,可能是这声音把他的耳朵“吵”坏了吧。有些医学知识的我对此表示怀疑,但从不来去揭破。

邓小一的工资不高,才二千元左右。他也不怎么花钱,业余时间全花在手游里。当然,是一些不需要充卡的免费手游。他有时会在淘宝里买几件衣服,每天都从家里带饭,拿来我这里的微波炉加热。在儿童医院干了一年多,邓小一说他妈妈准备帮他找一份钢铁厂的工作,工资会高一点。我说,“那你小心一点,你听力不行,钢铁厂那么吵,有的岗位还要接触炽热的铁液呢,确实要小心啊!”连说了几个“小心”,倒也不是不支持他换一份工作,毕竟保安两千元的工资,对一个年轻人来说确实不够用,只是希望他能找到一个更好一点,工资高一点、轻松一点的岗位。他学历不高,也确实比较难找工作。

邓小一找了个休息日去钢铁厂看了一下,但是又回来了,没去那里上班。

过些了日子,可能还是觉得收入水平太低,于是他答应保安公司打两份工。上午在我们医院,下午在二附院。两份工,并不是收入水平乘以二,而是总共就给三千元。但至少比原来的两千元强一点。

这之后就只能上午见到邓小一了。两个月后,我去省中医院进修一年,回来的次数就较少了。邓小一有时在二附院前公路上的就诊通道维持车辆秩序,有时候我下午从那过,看见他时总要打声招呼。或者他先看到我,总要热情地喊我两声。我到附近接爱人下班,碰到邓小一时,也要跟他说上几句话:“邓小一,今天在这边值班啊?”“嗯,后面这位是我爱人。”“我在中医院要到十月份才进修完哦!”……

我走二附院那边的次数少,渐渐地,见到的时间就少了。再渐渐地,我有一个来月没见到邓小一了。

抽空回来单位,同事却跟我说:“知道吗?邓小一不在了!”

“哦,那去哪里了啊?”我疑惑道。

“不在了就是去世了......”同事小声地说。

“啊!”我一时没反应过来,愣了一会才去问详情。

同事说,邓小一是在某天晚上猝死的,具体的原因他不清楚,可能是玩手游太晚了造成的。“什么时候的事?”我问到。“已经有半个月了吧,”同事继续说着。

我还在震惊中,也忘了去深问邓小一的死因。只是在不断痛惜,他才20岁多一点啊,他刚刚才准备多挣点钱有点小理想啊,现实也太残酷了!我至今都无法相信这个事实。仍然觉得只是太久未见而已,早晚会在马路上遇见!我可能是真的见到他了。

上周日,晚上我骑电动车去滕王阁看演出。路口等红路灯时,遇见一个很像他的人,身高、外貌、体型都像。我和他互看了几眼,顿时有点尴尬。那人却很热心地帮我扶正了一下后视镜,也没说话。再仔细看,那人应不是邓小一,更年轻点,邓小一也不会两只耳朵都戴着耳机走路。

怎么说呢,也许他看出来我把他错认成某人了,但他不介意,默默地帮我扶了扶后视镜,算是替被错认的某人打声招呼。

绿灯亮了,人群快速地通过马路,“邓小一”也湮没在人群中。

感谢!感谢这位路人朋友,你以这种方式,让我再一次“遇见”了邓小一。

你好,邓小一!

 


 


返回顶部

咨询服务电话(TEL)  8:00~18:00

0791- 86802382
0791- 86804127

  • 医院支付宝

  • 微信公众号

国家临床试验机构|江西省细菌耐药监控平台|江西省医院感染监控平台